top of page

老藤.好酒

#wine #hongkong #oldvines #barossavalley #edenvalley #australianwine #wineaustralia #shiraz #ancestor #oldseafood #greatwine #redwine #newworld

一個正常人工作到五、六十歲就可以退休,頤養天年 ,弄孫為樂。但有些有權有柄的老海鮮就整間甚麼基金智庫,時不時出來指手劃腳,指鹿為馬,毫無建樹,以弄權為樂。而葡萄藤就不同了。它們份工,一造就幾十,甚至過百年,不單要面對天災人禍蟲蟻疾病的威脅, 同時亦要生産出優質的葡萄保持自身的價值,不然就會被連根拔起永不超生。所以能經得起如斯考驗的都必定是"藤"中之極品。老海鮮和老藤唯一相同之處,就是當前者meet their makers, 人人都會熱烈地彈琴,而當後者 meet their winemakers 的時候,所產生的瓊漿玉液一樣會令人振臂高呼。而澳洲就得天獨厚地擁有令法國人也為之垂涎的極品,被譽為世界上最老的葡萄滕。這些老滕究竟有甚麼過人之處呢?

説到澳洲的葡萄不得不說澳洲葡萄酒之父James Busby。生於英國的他,在十九世紀初期遊走法國和西班牙多個酒區, 採集五百多種不同的葡萄品種帶來澳洲培植,典下澳洲酒業的基石。

他當年所收集的Shiraz 葡萄分散到澳洲東南邊的各省,但唯獨在南澳的現存數量最多和最為人所熟悉。

市面上都有很多葡萄酒都標榜自身酒莊有多少歷史,有幾多代在做酒甚至在酒標印上”Old Vines” 、 “Old Vineyards”或”Old Winery” 之類的字樣混淆視聽。有見及此Barossa Valley 的業界便推出Barossa Valley Old Vine Charter 的守則將不同的樹齡分成四個等級:

Barossa Old Vine (老藤): 最少三十五年以上樹齡的葡萄藤很多酒莊都擁有這級別的老藤但未必會標明在酒標上。

Barossa Survivor Vine (倖存者): 葡萄藤的平均壽命大概有五十年左右能夠生存最少七十年以上經得起時間的考驗才能稱得上是倖存者。

Barossa Centenarian Vine (期頤級): 要經個百年以上的歷練才能獲得此認證。這些粗糙而蜷曲的藤支印證著物競天擇"the fittest survive" 的自然定律。

Barossa Ancestor Vine (原祖級): 相信是由 James Busby 從歐洲引入的原始品種。在十九世紀中期的時候差不多歐洲的全部酒區都被一種叫Phylloxera (根瘤蚜)的蟲所侵蝕,而澳洲期後亦難逃厄運。幸好Barossa 現時還未發現這些蚜蟲的蹤影這些原祖葡萄藤亦得以保留。如此老藤就連原産地法國也沒有,說它們是國寳也不為過。

那麼用這些老藤造的酒是甚麽味道的呢?各位如果有興趣的話不妨買一瓶以下屬Ancestor 級別的好酒:


Poonawatta 1880 Eden Valley Shiraz 2010 (AUD$85)